您好,欢迎访问舟曲党建网网!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友情链接

这里写上图片的说明文字(前台显示)

  • 首页轮换图
  • 首页轮换图
  • 首页轮换图
  • 首页轮换图
今天是:

舟曲风情

舟曲藏族的年节习俗研究

编辑: 时间:2012-5-4 阅读:

舟曲藏族的年节习俗研究

——以黑峪沟为个案

舟曲是甘肃省甘南藏族自治州的一个县,人口13万,其中藏族人口五万多,这里的藏族同时信仰着藏传佛教与苯教两种宗教。在漫长的历史演进过程中,舟曲藏族形成了独特的民风民俗,其中最具有民族特色的要数年节习俗。笔者以舟曲县憨班乡黑峪沟为个案展开论述,力图真实地反映出两教合流的藏族独特的年节习俗。

一、黑峪沟概述

黑峪沟隶属于舟曲县憨班乡,属于舟曲的上河(地区),是一个生产大队,居住着一千二百多名藏族群众,依次分布在寺上村、黑峪村、兵马村三个自然村,史称赛布斗、迈、卡上下三部,三个村子都建有各自的寺院,寺上的称为黑峪寺,是藏传佛教寺院,黑峪村和兵马村的寺院都称作贡巴寺(paiyikufjpA),是苯教寺院,三个村子的寺院分别由各村村民供养,分别有自己的“aupA”,汉语称贡巴(苯教巫师),黑峪沟藏族以这三个寺院为依托,形成了自己的宗教文化中心。黑峪寺,藏语全称“赛布央·扎喜伦布寺”,由赛布活佛顿珠嘉措创建于清康熙十九年(公元1680年),顿珠嘉措被清朝授予黄土司的官爵,清康熙二十五年(公元1686年),他晋见了康熙皇帝,康熙皇帝让他将该寺作为祝延圣寿的寺院,赐名“归化寺”。第四世嘉木样图丹旺秀住世期间,将寺院献于拉卜楞寺,遂成为拉卜楞寺的属寺。黑峪寺是舟曲的著名藏传佛教寺院,主要供奉强巴佛(即弥勒佛),是藏传佛教在上河(地区)的重要弘法中心,共有僧侣38人。而黑峪村和兵马村的两座贡巴寺的历史没有确切记载,据当地人讲比藏传佛教寺院黑峪寺的历史要久远得多。

二、黑峪沟藏族的年节过程

黑峪沟藏族的年节活动共分三个阶段,届时斗、迈、卡上下三部的村民、僧侣和贡巴都会参加。

(一)正月初八的晒佛、跳锣锣舞、摆阵

农历正月初八黑峪沟藏族在黑峪村的贡巴寺举行晒佛、跳锣锣舞、摆阵活动。

l、晒佛

晒佛的法事活动在该贡巴寺由来已久,但自从原来的佛图在文化大革命中烧毁以后,晒佛活动就被迫停止了。2004年黑峪沟藏族集资两万多元到青海同仁县定制了新图,2005新年的晒佛活动是黑峪沟藏族从1966年以来的第一次晒佛活动,是黑峪沟的一件盛事,在外工作的干部和念书的学生都回到了村里,共同庆祝晒佛活动的恢复。

一大早,全沟的僧侣和村民就穿着节日的盛装来到了黑峪村的贡巴寺。早上9点多,僧侣和村民们将佛图从寺里抬到了院中,搭在院子右边高10余米的特制铁架子上,架子是在两根水泥电线杆的基础上焊接而成的,这是舟曲县县政府拨给寺院的。人们在绳子的牵引下将佛图慢慢下放,该佛图用各种彩色绸缎剪制而成,长3丈、宽2丈2,佛图上还有一层黄慢,罩在佛像上。然后由黑峪寺的32个僧侣在佛图的正下方摆上供桌,敬献供品,僧侣在供桌前列成4个纵队,坐在蒲垫上,在队末摆有法座,供有拉卜楞寺寺主第六世嘉木样·洛桑久美·图旦确吉尼玛的照片,与佛图相对。10点多,阳光有了暖意,晒佛活动正式开始,法号齐鸣,僧侣们开始高声诵经,两个僧人拉开了盖在佛图上的黄幔,金光闪闪的佛祖法身赫然跃入人们的眼帘,佛像长3丈、宽2丈,十分庄重。中间供有佛祖释逝牟尼,左右是佛祖的两位弟子阿难、边叶,下方是文殊、普贤二位菩萨。晒佛的用意是“将佛的伟大形象展示于人间,让信徒通过心灵去感受体验,由此而行礼膜拜赞叹供养,祈愿佛法长住,人间安乐。大规模的祭拜活动开始了,妇女们将托盘中的馍馍和油饼倒进寺院准备的大蒲篮中,将一斤装的香油瓶放在供桌上,然后脱去头帕,向佛像上香、叩头,男人们则脱去献哈达、叩头,院子里人头攒动,一片庄严肃穆的宗教气氛。祭拜持续一个小时,到11点时,重心由宗教祭祀转移到了娱乐活动上,开始了全民参与的大型娱乐活动。

2、跳“锣锣舞”

僧侣们一直坐在院子右边的佛图下诵经,村民们则走到了院子的左边娱乐,妇女们围成一个圆圈,手拉手,肩靠肩,跳起了古老的“锣锣舞”,由一年老的妇女领头,三至四人手执一串铃档,抖动铃挡,脚下缓慢移动,在一个中年妇女带领下唱起赞歌:

从小的玩伴远嫁到岷州去,把她从岷州接回来呀。

昨天是个好日子,今天又是个好日子。

因为人好他们结亲了,因为水好所以给水搭桥了。

新桥是钢铁打造而成的啊,祖祖辈辈桥不会坏呀。

一人起,众人应,依次轮流歌唱,年轻人接不上时,年老的妇女就会主动附和,给她们教练,随着铃声的急促和歌声的频繁妇女们跳动的速度也加快了,“锣锣舞”越转越快,越来越整齐,煞是好看,在跳的过程中不断地有人加人,人越来越多,圆圈越来越大。男人们站在一边,年老的妇女和小孩们站在另一边,形成两个性别群体,共同观看和品评着舞者的优美舞姿。

3、摆阵

“锣锣舞”跳了一个小时后,男人们开始在院子中间“摆阵”了。贡巴在院子中央放置一个1米高、直径为35厘米的臂桶,内装糟糟酒,桶上横摆着3只顺杆。一个老贡巴出现在院子里,他头戴虎皮帽,身穿藏服,腰缠羊毛带,肩扛一只叉着一方腊肉的三角钢叉,叉杆上绑着许多红丝绸带子,他先分配一下各人的任务,然后用钢叉向天上一刺,30多个男人马上跟在他的身后,摆起了“龙蛇阵”,众人手挽手、肩靠肩列队在院子里游走,老者口喊号子:,众人应之,齐喊和,绕寺一周,再将跳锣锣的妇女们围住,或像蛇一样盘成一圈,或突然变成直线,活像一条出击的蟒蛇,十分形象,另一个贡巴不停地用顺杆将酒臂中的酒洒向摆阵的众人,口中不停地念诵六字真言“唵嘛呢叭咪吽”和苯教咒语,摆阵者在锣锣舞中不停地穿梭,然后一子,字排开,走出来四个担任龙蛇头的老贡巴,站在龙蛇阵的前面,每人用藏语说一句咒语,笔者将其译出,大意为:“格萨尔王的子孙们,我们要团结一心,共同抗击来犯的敌人,我们的土地犹如我们的生命,我们要寸土必争,决不退让。”

跳“锣锣舞”和摆阵有一个规矩,跳舞和摆阵者必须穿藏服,不穿藏服的人只能观看不能参加。参加者的年龄从14岁到70岁不等。中年人发挥了教导和带领的作用,年轻人是最热心的参与者,小孩子则是好奇的跃跃欲试者,盼望着自己快点长大,好加活动。正是在这样的民俗养成过程和民族心理作用下,舟曲藏族的年节习俗才伴随着人口的繁衍而传承下来,并一直保持着其古老的宗教性、历史性成分。

村民在靠近山崖的院子中央搭起简易木棚,有工作的男人们都坐在里面,喝酒吃摸,他们堪称当地精英,是一个地位较高的群体,只观看表演而不亲自参加。妇女们则坐在寺院左面的台子上尽情吃喝,欣赏着“龙蛇阵”,轮流跳“锣锣舞”,负责招待人的执事全由中年男人担任,今天是妇女们的节日,她们什么都不用干,安心地享受着男人们的服务,心情格外愉快,跳累了就休息,尽情享受这欢乐的时光。然后由干部向众人敬酒,酒是百家酒,是提前从各家各户收上来的,按人头算,一个人一斤,一人起,倒在大桶中。敬酒时对跳锣锣舞和摆阵的每个人都要敬到,不管他们的年龄大小,即使是14岁的孩子声要敬到,因为他们此刻已经脱离了现实世界,变成了民族英雄,具有崇高的象征意味,摆阵者象征将要出征打仗的武士,跳锣锣舞者象征为武士饯行的亲属,他们已经从一个凡人升华为民族英雄的化身,这个活动赋予了他们神圣的身份。敬酒意思是为即将出征的士兵壮行,祝愿他们英勇杀敌,平安归来,而插猪肉的钢叉则含有赌咒的意思:我们要像钢叉一样插入敌人的心脏,我们的士兵能像钢叉一样轻松杀敌,共同保卫我们的家乡。谁要是临阵脱逃,就是背叛了大家。背叛了家乡,被钢叉叉住的猪肉就是他的下场。

这个仪式的产生还有一个传说:格萨尔王在四川若尔盖降妖除魔,有一个黑罗刹逃到了黑峪沟修炼,继续危害百姓,格萨尔王怎能让百姓受苦,随后追到此地,与黑罗刹战斗。但是黑罗刹凭借妖术摆下了魔阵,两战两胜,格萨尔王败退到河谷中,打算与黑罗刹决一死战,一个贡巴出主意说,黑罗刹爱吃猪肉,让格萨尔王用钢叉挑着猪肉去破阵,当黑罗刹从魔阵中探出头来吃猪肉的时候,趁机杀死黑罗刹。格萨尔王依计而行,黑罗刹闻到猪肉的香味后果然从魔阵中探出头来,张开血盆大嘴一口咬住了猪肉,格萨尔王用尽力气将钢叉插人黑罗刹的喉咙,终于将黑罗刹杀死,魔阵也随之瓦解了。至今格萨尔王坐骑的马蹄印还清晰地印在山上。从此,当地人就用这种形式来纪念格萨尔王的功绩和保卫家乡的英雄。

下午4点多,太阳落山了,喇嘛和村民们又在诵经声和法器的音乐声中放下黄幔,将佛图慢慢卷起,发一声喊,放进寺中供奉起来。人们继续唱歌跳舞,天黑后就韶起释火,年轻人们玩得很兴奋,直到凌晨4点还能听见他们的歌声。

在舟曲上河(地区)的其他藏族村寨也盛行摆阵活动,由全村男性老幼组成……其诵词中,开头几句的大概意思是这样的:上自郎木(今郎木寺一带),下自无迭(今舟曲武土关村),都是我们的地域。”笔者曾进行了详细的调查,结果发现,摆阵活动仅在舟曲上河(地区)的藏族中流行,主要流传于峰迭、憨班、立节、大峪等地,而舟曲的南山、山后、博峪等地的藏族没有这种习俗。

(二)正月十四的面具舞

农历正月十四在寺上村的黑峪寺跳面具舞,当地人叫“十二相”,全由喇嘛们跳。喇嘛们用石灰在寺前的空地上画了一个直径20米的大圆圈,在大圆圈中又分别画了5个直径3米的小圆圈,这就是喇嘛们跳面具舞时的舞台,便于喇嘛们表演时找准位置,毕竟他们一年才跳一次。早上10点,锣鼓齐鸣,法号高奏,一个中年人出场了,他的手里握着一根3米长的黑色木棍,木棍的另一头被一个反穿羊皮袄的老头握着,老者另一只手也握着一条3米长的黑色木棍,两人一前一后人场,老者用木棍打中年人,两人分开,各挥舞手中的木棍,约20分钟后,两人离场。接着出来了4个头戴面具的小喇嘛,他们伴随着鼓点起舞,响一声,动一下,一直在各自的小圆圈中表演着十分简单而滑稽的动作,他们的面具造型很活泼,表演的时间也最长,贯穿整个表演的始终。接着戴着各种面具的喇嘛们出场了,出场顺序依次是戴龙、虎、熊、狮、鹿、牛、马、羊、乌鸦、狐狸、鸡、狗等动物面具的喇嘛,每个人大概跳15分钟,各人跳的法舞内容都不相同。值得说明的是这里的“十二相”的具体含义与中国传统的十二生肖并不重合,不能把它们强扯到一起。

“十二相”的面具长40厘米、宽30厘米,是用黏土和布制作而成的,十分沉重,每个大约重5—6斤,用布条绑在头上,面具的眼睛都是画上去的,看不见东西,舞者从面具的鼻孔中视物,因此动作必然缓慢,再配合上法器的声响,显得庄严、神圣。

(三)正月十六的强巴佛转寺、背经

农历正月十六在寺上村的黑峪寺举行强巴佛转寺、背经活动。黑峪村和兵马村的村民也参加,但是强巴佛法座不去黑峪村和兵马村,转寺的活动范围只限于寺上村。一大早,村民们就彻底打扫了村中的街道,点燃柏香,祛除晦气,做好了迎接强巴佛法座的准备工作。喇嘛将强巴佛的等身佛像装饰一新,请到轿子上,各家各户都出人到寺上村来背经,不分男女老少,都可以参加,也没有禁忌。喇嘛将藏经楼中的经书清点后根据村民力量的大小分发经书,力气大的多背点,力气小的少背点,用布包住后扛在肩上,排成纵队,讲究的是重在参与的团结精神。中午12点时,香巴佛转寺、背经法事活动正式开始,喇嘛手执长号、锣鼓等法器前导,四个身强力壮的喇嘛抬着强巴佛走在后面,背经的喇嘛和群众跟在后面,浩浩荡荡的队伍有40米长,村民们煨桑的香烟冉冉上升,烟雾缭绕,恰似仙境。抬着强巴佛先绕黑峪寺一周,然后再在寺上村的主要街道绕行一圈,在3个固定的分岔路口停留,村民们在路口搭有供桌,供强巴佛歇息,享受村民的供奉,然后沿着河谷、山脚到田间地头游走,最后回到黑峪寺,将强巴佛送人寺中,经书则放在院子里继续照晒,由喇嘛整理、存放。村民们各自回家,活动结束,前后持续4个小时。从强巴佛转寺的路线来看,他走过的路线是一个巨大的椭圆形,将寺上村和黑峪寺包围在这个椭圆中,其意义是让强巴佛驱除瘟疫,祈福纳祥,给供奉他的属民一个丰收祥和的年景。

三、黑峪沟藏族年节习俗的内涵

黑峪沟藏族群众的年节习俗具有历史、宗教、民族、娱乐等多重内涵,是舟曲藏族年节习俗的一个缩影。

(一)寄托历史的记忆

1、舟曲藏族是吐蕃王朝时期赞普的亲兵之后裔

黑峪沟藏族的年节习俗带有浓厚的历史气息,反映出当地人对他们祖先的缅怀之情。据当地人讲述,他们的祖先是吐蕃王朝的赞普派往边境东征的亲兵,当他们走到处于唐蕃边界的舟曲时,西藏发生了内乱,他们和王朝失去了联系,又受到唐朝军队和叛徒的攻击,溃败以后就向深山逃窜,当他们到达黑峪沟时,觉得此地适合居住,就住了下来,将领住在宽敞的寺上村,小官住在黑峪村,士兵则住在兵麻村,渐渐与当地土著人通婚,从此繁衍下来,直至今日。自古以来,黑峪沟藏族中就流传着他们是赞普亲兵之后裔的传说,笔者考证,这个传说不是偶然的,它是历史事实的真实反映,舟曲属于安多藏区,安多藏区的藏族自称“vauZei",但是黑峪沟藏族自称“peiyi”不同于安多藏语,却与西藏藏族的自称相同,意思是藏人的军队。黑峪沟藏族住在山大沟深的山林中,地理上相对封闭,与外界的联系很少,其古老的语言一直流传下来的可能性是存在的,这可以从侧面说明黑峪沟藏族是吐蕃王朝时期赞普亲兵之后裔的事实。“公元842年(唐会昌二年),吐蕃赞普朗达玛被僧人杀死后……在朗达玛的儿子永丹和斡松的周围形成两大贵族集团,相互争位夺权。吐蕃的将领和属部相继贰离,各自为政,彼此争战。由于多年对外用兵和连年饥懂疫病,使社会生产遭到破坏。广大奴隶和平民在残酷的阶级压迫下,无法生活下去,终于遍地燃起规模巨大的起义烈火,摧毁了奴隶制的吐蕃王朝。从公元9世纪50年代始,起义首先在我国西北地区的吐蕃属部发生,以‘浑末’起义军最为强大,到公元857年(唐大中十一年)左右,势力遍及甘(张掖)、肃(酒泉)、瓜(安西)、沙(敦煌)、河(临夏)、岷(岷县)、廓(化隆)、叠(迭部)、宕(宕昌)等州,并逐渐向东南的康区发展,及于全藏。公元869年(唐咸通十年),在吐蕃本部爆发了规模巨大的奴隶、平民‘金洛’(反上之意)大起义。这次起义犹如‘一鸟飞腾,众鸟影从’,起义烈火燃遍了整个藏区。”这应该就是黑峪沟藏族所说的西藏内乱,而叛徒应该就是反叛的奴隶。照此推理,黑峪沟藏族自称是吐蕃王朝时期赞普亲兵的后裔的说法当为事实。摆阵活动应该是他们从吐蕃出征时的祭祀仪式,当他们在黑峪沟定居后又为保卫第二家乡和人侵的敌人进行着残酷的战斗。于是,这种出征仪式又被赋予了保卫家乡的神圣含义,发展到后来就成为黑峪沟藏族在年节中缅怀祖先功绩的特定仪式。

2、舟曲黄土司与宕昌马土司的政治联姻

清朝时,黑峪沟属于黄土司的领地,他与宕昌的马土司联姻,将女儿嫁给了马土司的儿子,黑峪沟的妇女们舍不得小主人和陪嫁的亲人远嫁他乡,但土司的命令是不能违背的,于是妇女们就用跳锣锣舞时的歌头来寄托对小主人和亲人的思念,希望土司能把女儿接回来。由于唱词哀婉动听,就一直流传了下来,演变成了赞歌的歌头。

因此,黑峪沟藏族的年节习俗就具有了历史符号的象征意义,并通过各种仪式将这种象征意义具体化为形象生动的行为。“所有的仪式是重复性的,而重复性必然意味着延续过去。”它既有吐蕃王朝时期的政治、军事意义,定居边界后的地方保护性意义,又婉转地反映出当地藏族对统治者的劝谏之意,寄托着藏族妇女对美好婚姻生活的希望,勾勒出了舟曲藏族的历史。为解决舟曲藏族历史上的一些悬而未决的问题提供了依据。

(二)佛、苯相融的宗教局面的体现

“佛教和苯教经过长期斗争,互相渗透融合,由一种外来宗教演化为西藏地方形式的佛教,并最终取得了根本性的胜利,取代苯教而成为藏族全民信仰的宗教。”苯教从西藏退缩到了当时处于唐蕃边境的甘、青一带,维持着小规模传播的局面。舟曲地处唐蕃边境,是藏族原始苯教保持最为完整的地区之一。诸如当时东征的黑峪沟藏族先民一样的军队是苯教的热情追随者,对于佛教有着强烈的仇恨感,在失去与吐蕃王朝的联系后散居在这里,为苯教的传播提供了一片宁静的土地,使苯教能够在此地流传下来并保持相当的规模。如前所述,在黑峪沟既有藏传佛教寺院黑峪寺,又有苯教寺院“贡巴寺”,两教寺院和平相处,并无芥蒂,既有藏传佛教的喇嘛,又有苯教贡巴。喇嘛和贡巴都是为村民服务的,在他们的心目中没有大小贵贱之分,只是在修行方式、宗教职能上有些差别:喇嘛住寺,贡巴住家,有事时才去寺院里;喇嘛管人,贡巴管天管鬼;喇嘛独身,贡巴可以娶妻生子;喇嘛的经文和贡巴的经文各不相同。当然,两者还存在着相互交流、借鉴的地方:当藏传佛教寺院黑峪寺有法事活动时,贡巴会参加,苯教寺院“贡巴寺”有活动时,喇嘛也会帮忙;“贡巴寺”中供奉的佛像大多是藏传佛教中的菩萨,还有苯教的山神、土地等神像,黑峪村的“贡巴寺”还举行藏传佛教的晒佛活动。黑峪寺一共有38个喇嘛,贡巴的数量较少,一般一个村有4至5个贡巴。舟曲藏族的先民是苯教的热情信徒,当藏传佛教传到此地时,他们就渐渐成为既信仰苯教又信仰藏传佛教的双重宗教信徒,藏传佛教和苯教在这里达到了和解并进行了融合,最终奠定了这里的两教合流、交融的祥和的宗教局面。年节习俗为藏传佛教和苯教提供了共同活动的平台,于是苯教意味浓厚的跳锣锣舞、摆阵、赌咒等活动就与晒佛、面具舞等藏传佛教的法事活动在年节这个中介的作用下融合在一起,使苯教和藏传佛教从内容和形式两方面达到了融合。

(三)藏民族精神的象征,民族族别的标志

舟曲藏族的先民在这里繁衍生息,其流传下来的民族文化必然要通过一定的形式表现出来,承载其民族心理,象征其民族精神,达到表现其民族身份的目的。黑峪沟藏族通过摆阵寄托了他们对祖先的崇敬之情,显示了他们作为赞普亲兵后裔的荣誉。男人们的吼叫声高亢有力,充满了野性和力量,充分表现出男性的阳刚之气,足以震慑敌人,鼓舞士气,表现出他们保卫家乡的决心、急于杀敌的心情和不怕牺牲的大无畏精神。“战争中,苯教的原始宗教思想是鼓动武士们尚勇好争的最好精神工具。”贡巴的法事使他们的心灵得到了安慰,有了他的带领,众神会赋予士兵力量,战死后会得到贡巴的超度,享受人们的供奉,解决了后顾之忧。表现出藏族男儿的勇武之气。藏族妇女的锣锣舞简单大方,淳朴自然,表现出藏族妇女热情、大方、勇毅、善良、淳朴的民族性格,她们跳得如此认真,向即将出征的战士献上最美丽的舞姿和最良好的祝愿,祝愿他们能凯旋而归,早日回来和妻儿团聚,享受天伦之乐,她们没有太多的怨言,只是向神灵析福,希望神灵保佑出征的战士平安归来。这也是出征前的妇女动员大会,希望妇女们在男人出征后能担当起保护家园的重任,万众一心,像转动的锣锣舞一样密不透风,把敌人挡在家门之外。藏民族的文化底蕴通过这些古老的仪式活动得到了很好的体现。

(四)娱神娱人的双重功能的反映

黑峪沟的藏族通过上述一系列的活动达到其娱神娱人的双重目的,其功利性特别突出。通过晒佛让佛祖享受人间的供给,在佛祖面前表演锣锣舞、摆阵来取悦佛祖和神灵,使藏传佛教和苯教的神灵同时享受信徒的表演,好让他们共同保佑信徒的平安。分别通过藏传佛教和苯教的代言人喇嘛和贡巴把这种意思传达到两教的神灵那里,达到了娱神的目的。只有让神灵高兴了,神灵才会保佑向他献媚的人。他们通过这种仪式把人的意志强加在了神灵身上。更重要的是年节习俗的娱人作用,过年是藏族人民一年中最清闲的时期,舟曲藏族的年节从大年初一一直持续到正月十九,人们从烦琐的家事中解脱出来,参加到热闹的活动中,庆祝新年的到来,特别是家庭主妇,她们平时在家中劳作,承担着最繁重的工作,非常辛苦,今天是她们的节日,她们穿上最好的衣服,只管玩耍,一切活都由男人们做,还要享用男人们敬的美酒,可以说是舟曲藏族妇女的“三八节”。在年节活动中还表现出藏族鲜明的性别意识,无论是参加跳锣锣舞、摆阵的人,还是观看的人,都以性别为标准分成两个群体——男性群体和女性群体。男人不会去跳锣锣舞,女人也不会去摆阵,男性观众和女性观众也不会混杂在一起,而是形成径渭分明的两个群体。反映出舟曲藏族严格的性别意识。

(五)成年礼的无声宣言

舟曲藏族的年节习俗也具有宜布成年的意味,在锣锣舞和摆阵开始前先要挑选人员,年龄达到12岁的少女和14岁的少男就可以向贡巴申请参加了,一旦通过了贡巴的验收,参加了这些活动就预示着他们已经告别了孩童时代,成为大人了。于是,这些活动又具有了成年礼的味道,他们在贡巴的带领下伴随着喇嘛的诵经声,参加到苯教意识浓厚的活动中,贡巴和喇嘛同时对达到成年礼要求的少男少女进行苯教和藏传佛教的双重洗礼,宣告了同时具有两种宗教信仰的新人的成年,用苯教和藏传佛教众神灵的名义对他们进行了加持,预示着民族的兴旺和人口的增加。

有学者认为:“各民族在经济上的差异将会日渐缩小,直至最后完全消失。但是文化,尤其是古老而深人人心的节庆民俗文化仍将长期拥有各自民族的个性特征。”笔者深以为然,舟曲藏族的年节习俗的确不同于其他藏区,具有其独特性,但舟曲藏族又是我国藏族的一部分,因此其年节习俗又具有整个藏族年节习俗的一致性,是藏族节庆文化的有益组成部分。

上篇:

下篇:

电话:0941-5122133 传真:0941-5122133 邮箱:12364392@qq.com
Copyrights © 2018-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舟曲党建网 陇ICP备18003281号 设计制作 宏点网络